<menuitem id="r1hlf"><p id="r1hlf"></p></menuitem>

    <var id="r1hlf"><strike id="r1hlf"><nobr id="r1hlf"></nobr></strike></var>

    <dfn id="r1hlf"></dfn>
      <var id="r1hlf"><ol id="r1hlf"></ol></var>

      <menuitem id="r1hlf"></menuitem>

    熱門新聞

    樹達網微博

    一間自己的房間

    來源:樹達通訊社 日期:2020-05-18瀏覽次數:

    (作者:吳纖纖)女人要想寫小說,她就必須有錢,還有一間屬于自己的房間。

    ——弗吉尼亞·伍爾夫《一間自己的房間》

    我本來是有自己的房間的,在十二年前,我八歲,新家剛建成的時候。那會兒爸爸問我,家里的地板你想要什么顏色?我說黃色。于是我有了一間黃色地板的房間。

    房里有柜子,有書桌,還有一張床。我把我的小夜燈插在床頭,把我玩膩了的布玩偶塞進柜子,把我的課本放在了書桌的左邊,緊挨著它擺好我的字典。然后在最右邊的鏡子旁,我放了我收集的心形鵝卵石,和從泥地里找出的被磨平了邊角的小玻璃片。陽光透過窗戶落在書桌上時,整個屋里都亮堂堂的,很溫暖。小玻璃片折射出晶瑩的光,落在了墻上、柜子上、天花板上。

    在中間的抽屜里,我放了我的蠟筆、水彩筆和畫紙。我可以在書桌上畫畫,也可以坐在床上畫畫,可以趴著畫,也可以躺著畫——只要小心點,不被媽媽發現就好了。

    兩年后,因為爸爸媽媽的工作,我隨他們和快兩歲的弟弟一起離開了家。去了各式各樣的地方,輾轉幾個城市。我和爸爸媽媽一起住過,和姨父姨母一起住過,到舅媽家住過,在老師家住過,一個人也住過。睡過地下室、沙發,打過地鋪,和表弟擠過一張床。就這樣,到了我十五歲,初三了,我終于又有了一間自己的房間。

    不過,是爸媽租的。同樣,在其他城市。

    租的房子是不能亂圖亂畫的,交了押金。租房子的時候是不能有太多東西的,不然下次搬家會很累。于是我再沒收集過鵝卵石、玻璃片,也很少再躺著畫畫。

    高一第一個月寄宿結束,我回家。爸媽因為工作原因,又去了其他城市,臨走前沒有帶走我的畫。于是我帶著行李來到原來住的房子。在樓下時,我看見原來的陽臺上有了我不認識的衣服。已經十六歲的我當然已經知道這是什么意思。

    上樓,敲門。開門的是一個小男孩,拐角處他的母親探出了頭?!罢l呀?

    “阿姨你好,我是這里原來的租客。來拿一下我的畫?!?/p>

    “畫?什么畫?”

    “墻上的畫?!薄笆菈ι系漠媶??媽媽?!毙∧泻⒌穆曇舾业耐瑫r響起。

    “噢噢,墻上的畫??!在那呢,我們沒動。畫得真好……”

    我走進房間。

    “媽媽,姐姐要拿走那些畫嗎?”

    我站在畫前。

    “是啊,那是姐姐的畫?!?/p>

    “哦……”

    明顯失落的聲音,我回頭。小男孩的媽媽牽著他,朝我歉意地笑了笑,“他很喜歡這些畫,當時看到這些畫就選了這個房間?!?/p>

    我不敢看小男孩的眼睛,轉過頭看這一墻的畫。它們就在這里,陽光灑進來的角度都和原來一樣,落在畫上的光影也和原來一樣。仔細看它們,有的顏料已經開始龜裂,邊角脫膠的地方卻已經被補全——嶄新的痕跡。

    我曾幻想過多少次我的畫會被陌生人喜歡啊。一個人住時從樓上丟畫的時候想過,住姨媽家丟紙團的時候想過,在這間房里抱著畫板畫畫的時候想過??僧斶@天來臨,我看著這些一模一樣的畫擺在這里,擺在我熟悉的房間,曾經推開門一眼看到它們的是我,現在換成別人,我突然覺得難以忍受。

    尤其……

    “你也知道咱家的情況,這畫,將來你有能力的時候再自學吧……”

    難以忍受。

    我開始撕這些畫,有的不太好撕,我也控制不好自己的力度,撕爛了。我更加不敢回頭了,更加不敢看那個小男孩。

    我想,我真是個壞人啊。破壞了一個小男孩的夢想。

    我真壞啊,因為我自己的夢碎了?

    我真壞啊,對不起我這些畫。

    我不配再擁有這些畫。

    可是我還是撕下了它們。撕下了它們,一張也不剩。

    我不敢看那個小男孩,逃也似的離開了那個房間。那個房間。

    我再也沒認真看過這些畫。它們被我收在我房間,我自己,自己的房間。在中間的抽屜里,可是我真的很少再打開它。陽光照不到它們,它們再也沒被舒展過,再也沒出現在墻上過。

    那些龜裂的縫,應該是更大了的。

    我仍舊在別的城市,我還是沒有我自己的房間。我什么時候才能有我自己的房間呢?




    編輯:吳纖纖 

    責編:陽晟昀

    審核:黨委辦公室

    上一條:歲月已老

    下一條:被真愛養大的“愛人”

    關閉

    北京赛车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