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item id="r1hlf"><p id="r1hlf"></p></menuitem>

    <var id="r1hlf"><strike id="r1hlf"><nobr id="r1hlf"></nobr></strike></var>

    <dfn id="r1hlf"></dfn>
      <var id="r1hlf"><ol id="r1hlf"></ol></var>

      <menuitem id="r1hlf"></menuitem>

    熱門新聞

    樹達網微博

    來源:樹達通訊社 日期:2019-12-02瀏覽次數:

    (作者:范中媛)地上已經有十幾個煙頭了,可那個男人還在抽煙。他靠在電桿上,軟嗒嗒的,有點像一條巨型蠕蟲攀附在柱子上?,F在是半夜十一點,周圍的燈都滅了,只剩下他靠著的路燈和他手中點著的香煙閃爍著微弱的光。他吸煙的速度很快,不過一兩分鐘,一根煙便燒到了黃色的煙蒂處。又一根煙抽完了,他抖了抖手中的煙盒,沒有聽到任何響聲,應該是沒有煙了。他奮力甩了甩手中的煙盒,低聲咒罵了一句,卻沒有將空了的煙盒丟掉,反而仔細地合上蓋,揣回了兜里。他抽的似乎的并不是什么萬寶路、大衛杜夫之類的外國貨,也不像玉溪、紅塔山之類的好煙,紅色的殼子上面印了一朵牡丹花,更像市面上最便宜的芙蓉軟煙。這種煙已經很少見了,買這種煙的人就更少了。

    煙已經抽完了,這附近也沒有便利店、小賣部之類的賣煙的地方,可那個男人似乎還沒有要離開的念頭,他依舊像一條蠕蟲一樣,倚靠在電桿上。夜里有些冷了,甚至刮起了一陣陣風。風吹動了他寬大的外套,吹散了他腳下密集的煙頭,他終于感覺到寒意了。單薄的外套不能為他抵擋一絲一毫的冷意,可他還是沒有離開,只是蹲了下來,抱住了自己的雙腿,就像某種外殼堅硬的甲蟲,孤零零蜷縮在電桿下。

    也不知過了多久,這條路上終于傳來了一聲響動。那個男人忽然就抬起了頭,死死地盯著聲音傳來的方向。隨著腳步聲一點一點地靠近,男人終于看清了來人--那也是一個抽煙的男人,可他的情況似乎比自己要好些:這個男人穿著厚厚的棉衣,雖然有些破舊了,但依舊可以擋風;這個男人似乎更高些、胖些,不像他一樣被壓彎了脊背;這個男人也抽煙,抽的卻是他連過年時都舍不得買的芙蓉王。他忽然有些嫉妒了?!澳芙o我根煙嗎?”他突然開口問到,或許是被冷風吹得太久導致嗓子嘶啞,或許是煙抽得太多熏啞了嗓子,又或許是太久沒有說過話……在這漆黑的夜幕里,男人的聲音如同鬼魅般陰森。胖子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大跳,這才發現路邊還蹲了一個“人”。

    待看清對方是人不是鬼后胖子也不害怕了,邁著重重的步伐向男人走去?!靶值?,大半夜不睡覺躲這抽煙干啥?來來來,先抽根煙!”胖子說罷便遞了一根煙給男人,熟練地給對方點上火。男人有些驚訝,卻并沒有多說些什么,而胖子卻自顧自地挨著男人蹲了下來?!靶值?,是不是遇著啥難事了,跟哥說說吧,哥雖然不一定能幫你解決,但好歹能給你當個解悶的說說話是不……”“鈴鈴鈴鈴……”刺耳的鈴聲忽然響起,男人似乎受到了不小的驚嚇,狠狠地打了個顫,連手中的煙都被嚇得掉到了地上。胖子連忙道歉“不好意思啊,我一般上的是夜班,所以調了個12點的鬧鐘。你看,又是新的一天了,又多活了一天呢!別想那些屁事了,能活著就不錯了,要加油活著??!”胖子說完后又像長輩般拍了拍男人的肩膀“我要去干活了,兄弟,記住了,以后的路還長著呢,別做傻事??!哥走了,你自個好好保重?!薄澳馨涯愕臒熀凶咏o我嗎?”一直沉默的男人開口了,聲音似乎還有些顫抖。胖子愣了愣,隨即反應過來,二話不說將一整盒煙都給了男人?!耙諝ぷ痈缮?,喜歡就都拿去吧?!蹦腥藳]有說話,低著腦袋接過了沉甸甸的煙盒。

    胖子漸漸走遠了,而男人還是蹲在那里,保持著那個姿勢,直到天亮了才揉著麻木的腿站起來了。男人小心地將煙盒揣進口袋,轉身離開了電桿。沒過一會環衛工人也開始工作了,卻看見電桿下一地的黃色煙頭里躺著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……

    編輯:徐楠楠

    責編:李燦輝

    審核:黨委辦公室

    上一條:晨夢

    下一條:魂歸

    關閉

    北京赛车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