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item id="r1hlf"><p id="r1hlf"></p></menuitem>

    <var id="r1hlf"><strike id="r1hlf"><nobr id="r1hlf"></nobr></strike></var>

    <dfn id="r1hlf"></dfn>
      <var id="r1hlf"><ol id="r1hlf"></ol></var>

      <menuitem id="r1hlf"></menuitem>

    熱門新聞

    樹達網微博

    晨夢

    來源:樹達通訊社 日期:2019-12-13瀏覽次數:

    (作者:楊永晴)她落在扶欄上,落在灑滿金粉的階梯上,落在窗格上,落在我的心上。

    ——題記

    撥開晨霧,我踏在被樹梢搖碎的晨光上。

    就算前一天我們經歷了如何的悲傷,甚至是躲在被子里心痛哭泣,這早升的太陽,毫不吝嗇地揮灑它的金色光芒。這光芒照進眼里,照進心窗,竟然能把所有陰霾一掃而光。它們是穿著金色衣裳的精靈,穿梭在枝椏間,鬧著,跳著,低低笑著,用歌聲迎接每一個早晨。

    早上八點的圖書館仍沉沉睡著,我將上樓梯的腳步放得極輕,生怕驚醒它甜甜的夢——可我還是驚擾了它——一只雀。

    她被嚇得倏地振翅,將身體急忙擠過小小的窗格……飛走了。

    被驚嚇的不止是她,還有沒有預料到她的存在的我,傻傻愣在原地。待回過神來,才匆匆來到窗邊,幾顆樹的枝椏交錯依偎在一起;鳴聲?是沒有的。甚至,沒有翅膀拍打的聲音,沒有腳步雀躍在枝頭的聲音——她仿佛從來沒來過。

    多么遺憾!

    我呆在窗戶前,慢慢地蹲了下來,愣愣的。也許是在等著她回來,總之不說話,忘了在想什么了,連呼吸的聲音都沒有的我,選擇了安靜地懺悔??伤€是沒有再回來,她應該是不會回來了。

    紅灰相間的花紋纏繞著羽翼,似菊瓣將開未開。她小巧的爪子輕巧地抓在欄桿上,一下子蹦到這,一下子蹦到那。短又可愛的小嘴不停地打理著自己豐滿的羽毛,細長的尾羽如尚未展開的折扇般美麗。這只精致的雀兒在享受這個美好的早晨,這個獨屬于她的早晨。就像我一樣。

    我難過極了,歉疚就更不用說了。這只雀,她的美就在那一秒鐘內留在了我的腦海里,而我卻在那一秒鐘里驚嚇了這降落凡間的仙子。侵略了她的領土,甚至沒打一聲招呼地,打碎了這美好的晨夢。我活該連夢里也愧疚,她曼妙玲瓏的身體挪步在我的夢里,她輕盈地飛到我的肩上又悄然地飛去,她在我的耳邊低語著,似乎是在告訴我她的名字,她原諒我了嗎?可我什么也聽不分明,她的身影飛遠、飛遠,我追不到她了……

    此后很多天,我去尋過她。在圖書館的她停留過的那個窗戶旁,在那個樓道間;在美麗的折射著陽光的玻璃墻邊,我輕輕地伏在桌上,癡癡地等著,就什么都不干,只是等著。我已經不再夢見她了,她不再對著我悄悄低語,不再環繞我身邊;后來的后來,我幾乎忘記她的模樣了,她那褐色的身軀,那美麗的螺旋的花紋,她靈巧的墨黑的眼瞳,還有!還有那張小巧的會唱歌的嘴。

    我還要去尋她嗎?去等她?她還會回來嗎?還是說她一直在,只是不愿意再見我了?我們何時還能相遇??!再次相遇,我定會真切地告訴她,對不起。告訴她,我們可以一起享受那晨色,我不會再驚擾她,她依舊可以舞蹈在枝椏。告訴她,我一直在等她。若再見到她,我定會牢牢地把她的模樣記住,帶進,我的夢里。

    編輯:徐楠楠

    責編:李燦輝

    審核:黨委辦公室

    上一條:殘墻

    下一條:

    關閉

    北京赛车官网